作曲家应具备哪些“硬实力”和“软实力”?

“作曲家怎样才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一直是音乐界经常探讨、也是音乐爱好者感兴趣的热门话题。现将我以前有关“作曲家应具备的素质和能力”问题的讲座整理成文,分享给大家以抛砖引玉。

学习作曲不仅需要了解各种独奏乐器的音色和演奏性能,还得对不同乐器组合的音响特点烂熟于心。(图片来源:Google Search)

众所周知,作曲是音乐各门类中最多元化的学科。扎实而全面地掌握作曲技术是作曲家必备的基本功。作曲技术包含乐理基础知识、和声、复调、乐器法、配器法、曲式结构和各个时期的作品分析等内容,而每项内容都需要经过长期科学而系统的学习才能熟练掌握。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作曲技术是音乐艺术的载体,如果没有过硬的作曲技术作为支撑,即使你有超常的音乐感知能力,有再丰富的灵感,你对音乐的表现也至多停留在一般业余创作者或爱好者的层面,而这种状态只能被称为音乐体验者、评论者,而不能称之为专业的音乐创作者。再从音乐学院由附中到博士这十几年的学制及多元化的课程设置,更足见其内容的博大精深以及学习运用作曲技术的极端重要性。

那么是否仅仅经过十几年的技术积累就能保证写出优秀的音乐作品呢?当然不是,下面主要谈谈除作曲技术之外的其他能力和素质。

所谓内心听觉,是人在读谱时通过大脑的想象,准确但无声地播放出乐音的现象。对作曲家来讲,能够不借助任何乐器或工具,仅凭想象和“幻听”的能力,就能在脑子里“演奏”出符合作曲规则要求的,特定结构内的各种音响组合,甚至可以提前“看”到更细节的乐谱形态结构,进而提笔记下这些灵感和乐思。这种丰富的想象力和音乐记忆能力,还有这个从无到有的创作过程可以说是内心听觉的最高境界,也是作曲家特有的基本功。而把这种技能运用到极致的,当属伟大的贝多芬。他失聪后创作第九交响乐的故事,充分说明了内心听觉和绝对音感对于作曲家来说是多么不可或缺。

即兴作曲,是创作者根据一个音乐动机,在键盘上即兴演奏出整首作品的过程。这对创作者掌握和声旋律及织体走向的预判能力,及其对钢琴键盘的熟悉程度有着非常高的要求。与下棋类似,在即兴演奏过程中,手一定要服从大脑的指挥,即脑的反应必须在手的前面几拍甚至更远。

虽然即兴演奏出来的音乐远不如精打细磨的作品那么完美,但这无疑是对创作者作曲技法、内心听觉、音乐感知能力和思维敏捷度的综合检验。所以,近年来音乐学院作曲系本科入学考试中增设了对考生即兴演奏能力的考察,确实提高了筛选出真正有才能学生的概率,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举措。

钢琴作为乐器之王,它的性能堪比一个管弦乐团。其宽广的音域能弹奏多声部复调、纵向和声组合和复杂的织体。从小学习钢琴对于固定音感的培养以及内心听觉和音乐记忆力想象力的训练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要成为一个作曲家,应把钢琴演奏视为必修课。

我们知道,从著名的作曲家舒曼、圣-桑、拉赫玛尼诺夫,到巴托克、普罗科菲耶夫和肖斯塔科维奇,都是出色的钢琴演奏家。当今时代,越来越多的作曲专业同学从小学习钢琴,使得他们不仅有高超的演奏技巧,同时还具备超常的听觉能力,为音乐创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首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优秀奖获得者,前苏联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图片来源:Google Search)

所谓“软实力”,则是指与音乐创作相关的思维方式和认知观念等主观因素,也是作曲家不可缺少的必备素质。

俗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好奇心是创新的原动力。音乐要发展,离不开作曲家的探索和创新,作曲家保持对新鲜事物积极探求的欲望非常重要。

拿我自己来说吧,小时候学琴时经常不老实照谱练习,总想尝试一些新的弹法。记得练巴赫二部创意曲时,我发现对位很有意思(当时并不知道何为对位和复调):为什么主题要从这儿进来,提前或延后一拍效果会怎么样呢?于是开始了各种改编;电视里播放的歌曲和声为什么这么配,我这个“版本”可以吗?然后在钢琴上进行了各种尝试……

现在想来多探求各种不同的可能性,对于兴趣的培养有莫大的好处,它使我更加热爱音乐创作,让我在音乐的道路上走到今天。

创作的灵感并非全部来源于音乐本身,它很大概率是受其他领域的某种思想或某类事物的启发而获得。比如和音乐同为姊妹艺术的文学、美术和建筑设计等,在艺术感知方面都是相通的。作曲家可以将一部文学作品谱写成歌剧舞剧;也可以因饱览大好河山而触发灵感,从而落笔成感人的音乐篇章;某种建筑设计结构也可能激发音乐创作中某种曲式的灵感……世上万物都有相通之处,各门类知识都可以相互借鉴。这涉及到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方式相互转换的问题。

著名作曲家、钢琴家帕德雷夫斯基,也是波兰前总理兼外交部长,曾代表波兰签订凡尔赛合约。(图片来源:Google Search)

例如,德国作曲家门德尔松,在绘画领域有着不俗的成绩;俄罗斯著名作曲家鲍罗丁是化学家,羟醛反应的发明者;美国现代音乐的先驱艾夫斯,也是当时极有影响力的保险业大佬;伟大作曲家、钢琴家帕德雷夫斯基是前波兰总理兼外交部长;当今国内外不少音乐学院的院长也都是作曲家出身……我想,他们在从事音乐创作和其他领域工作时,其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方式一定是在不断转换,并相互影响着。由此可见,作曲家的文化修养在创作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所谓文化修养,是指通过对人文或科技文化的某种学科的研究,从而确立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的一种能力。要提升文化修养,必须多读书,从哲学、历史、文学到政治、经济、商业等各方面的书都要涉猎,从而不断充实自己的头脑,提高对世界的认知能力,唯此才会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源泉,创作出来的音乐才会内涵丰富,充满立体感。

一般美国音乐学院作曲系本科除提供相关专业课外,都要必修其他门类课程。(图片来源:美国南加州大学官网)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在学习的过程中,老师固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为我们提供方向性的指导和技术上的修正。但从时间上来讲,每周一小时的作曲小课难以解决我们遇到的所有问题,这时你必须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进行自我学习和探索。例如,浏览和分析大量不同风格的音乐作品,从而建立对高质量作品的认知标准。这时,资料丰富的音乐图书馆和发达的网络是最好的学习资源和助手。

在全球信息共享的时代,我们只需具备敏锐的搜索能力,就能从音乐图书馆或是网络上找到所需要的任何资料。记得我在音乐学院附中、本科和美国研究生留学期间,同学们每天都在图书馆搜索总谱和音响资料,畅所欲言地交流自己的感受,每个人都受益匪浅。

著名的木桶理论说:木桶能装多少水并不取决于最长的木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在音乐创作中,作曲家因个人思想、性格以及对各种技法的掌握情况均有不同,各有自己的长板和短板。

但我认为,与其花大量时间去弥补并非不可或缺的短板,莫如将自己的长板发挥到极致。即不必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举例来说,如果肖邦拼命追求音乐创作中的“全面发展”,贝多芬坚持在歌剧领域“不屈不挠”的探索,如今我们还能听到脍炙人口的《波兰舞曲》和《第九交响乐》吗?

总之,能够客观地认识,评价自己的音乐非常重要。只有这样,才能扬长避短,选择一条适合自己的创作之路。

作曲家的作品是需要被演奏家二度创作的。所以在写作过程中,作曲家必须时刻站在演奏家或整个乐团的角度来衡量作品演奏(唱)的可能性,不要为了标新立异而做一些价值不大的“创新实验”。在排练时,作曲家也要保持与演奏家的顺畅沟通与配合,才能共同实现创作的目的。

不管大众还是小众音乐,终端目标都是听众,而作品是作曲家与之沟通的桥梁。如果你的音乐不能说服多数听众,不被他们所接受,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所以在保持个性的同时,作曲家也要时刻考虑听众的感受,才能创作出受欢迎的好作品。

总之,“硬实力”与“软实力”之间的关系,犹如电脑的硬件和软件,是相辅相成、共同发挥作用的。在这方面,我国很多老一代作曲家无不是软硬实力兼具的典范,他们为祖国音乐事业的繁荣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新的时代,我们年轻作曲家更要努力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为中国音乐谱写新的乐章。

赵梓翔,旅美青年作曲家,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附中、中央音乐学院和美国南加州大学作曲专业,作品多次获得国内外重要作曲大赛奖项和提名。世界钢琴教师协会钢琴音乐创作委员会主席、国际钢琴会议艺术总监、美国作词作曲家协会会员,在美国和中国担任多所音乐院校的作曲教师、客座教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bet356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