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现场男友初恋忽然出现见到她后我心凉了

肖陵看都没看她一眼,专心为我的左手中指套上戒指:「伊伊,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恋爱两年,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可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迟迟说不出接下来的话。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同一时刻,一旁的江悠冷笑一声,踩着高跟鞋走过来,自顾自落座。

她穿着和我一样的小黑裙,留着和我一样的栗色长卷发,嘴唇鲜红,美艳异常,落在我身上的目光,带着明晃晃的不屑。

也许是巧合吧,我们的座位恰好与江悠正面相对,她的一言一行,都清晰地落入我眼中。

江悠端起面前的红酒,浅浅喝了一口,然后就侧过头,和身边的男人说着些什么。

脑中浮现出这四个字,我有些难堪地垂下眼,小声问肖陵:「你为什么会送我这条裙子?」

「……想你。」他回过神,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这样很好看,很适合你。」

可肖陵抱着我的腰,将脸埋在我肩窝,嗓音沙哑地说:「伊伊,穿给我看,好不好?」

可那天,当我第一次换上这条小黑裙,涂上枫叶红的唇釉站在他面前时,肖陵霍然站起身,大步走到我面前。

肖陵的声音将我从记忆中拉回来,我回过神,看到他夹起一只虾,细心地剥掉虾壳,放进我碗里。

甚至,他一直试图在我身上,寻找江悠的影子,找不到,就尝试把我变得和她更像一点……

「感情真是好啊,去个洗手间都不舍得分开,要不干脆拿根绳子绑一块儿得了。」

肖陵的步伐猛地停住了,目光沉沉地看着我,眼中情绪闪动,最终凝成一片漆黑。

其实我的长相比较清淡,并不适合颜色艳丽的口红,但因为那是肖陵送的,我就经常涂它。

我没带卸妆巾,这种哑光的唇釉又特别难卸,用了点力气,嘴唇被我摩擦得生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唇釉终于被我擦干净,嘴唇上却多了许多细小的,正在渗血的伤口。

「听班长说,之前几年的聚会,你一次都没来过,今年却突然来了,还带着女朋友求婚——怎么,做给我看啊?」

那是他们大学时期最受欢迎的女神,喜欢她的男生如过江之鲫,而她本人也是风流潇洒的性子,换男友如同换衣服。

等我回过神,江悠已经不见了,而原本在窗边的肖陵,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面前。

他抬手,一下一下,用力擦着江悠留下的口红印,直到那上面多了许多细小的伤口,开始渐渐往出渗血。

「……我只是想让曾经的同学替我做个见证,伊伊,你现在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想和你结婚。」

「送你那些东西,只是因为那是我的个人偏好——我承认,我想用我的个人审美绑架你,是我不好,但我没有让你做她的替代品的意思,从来没有。」

「你知道吗,肖陵,我们谈了两年恋爱,你之前从来没有哪一次,跟我说过这么长的话。」

他刚进公司的时候,因为那张好看的脸,不少女同事都对他有过好感,但谁约他吃饭,他都没同意过。

正好,那段时候我手下带着几个项目,因为要交接给肖陵一部分,便顺理成章多了很多接触。

我邀请他一起吃饭,买下午茶的时候会给他多带一份,在他加班到深夜时,一声不吭地把一杯咖啡放在他桌上。

项目成功交付那天,我们加班到后半夜,得知消息后,也只是在楼下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罐啤酒,勉强算是庆祝。

我要接,可他没松手,只是一点一点擦干我手上的泡沫,然后顺势攥住了我的指尖。

但我忽略了,其实我在别人面前也是沉默寡言的性子,但跟肖陵在一起后,会绞尽脑汁地找话题,跟他发消息分享日常。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戒指,还是打算取下来还给他:「这个你还是先收着——」

走到楼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家酒楼的位置挺偏,路灯光芒昏暗,路上只有零星的车子驶过。

「伊伊,我知道你还在生气,但是天晚了真的不安全。就让我送你回家,行吗?」

我看着他用力到微微发白的指节,不知怎么的,心头酸涩:「算了,你不用……」

「就算是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她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也没断过。我从来不觉得,我和她是一个世界的人。」

bet356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