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雷:一个不打鸡血的民谣歌者

上周六晚《歌手》第三季,赵雷空降,一首《成都》,打破了这个舞台上颇受欢迎的鸡血式唱法,没有高音,没有嘶吼,没有炫技,只有低吟浅唱,娓娓道来,述说着一个发生在成都的小故事、小感动、小爱情……终获本场第二,补位成功!

《成都》的曲和词,虽然简单,赵雷的歌声,虽然朴实,但充满了生活气息,偶尔又有小灵感迸现,它像是你的一双眼睛,帮你看尽在相同城市里你错过的风景;它又像是你的一双耳朵,替你聆听在不同人生里你从未听到过的声音……这时你才发现,自己差点错过了身边那么多美好的小细节。

这让有熊想起了一个曾经在微博走红的摄影师刘涛,他本职工作是合肥的一名普通抄表工,他每天穿梭在三孝口街,每天花四个小时专注地扫描一张张面孔,将自己融入环境,又抽离人群。

赵雷,和刘涛一样,他们的创作没有用力过猛的痕迹,仿佛轻轻松松地将一刹那就会溜走的人情事故,都准确无误地捡了走。

在2011年一个音乐节上,偶然听到了赵雷的《南方姑娘》,这是他的代表作之一,当时虽没有被惊艳到,但也好似发现了一块璞玉,暗自高兴。

直到后来听到《梦中的哈德森》,才真正爱不释手起来,这首歌整个画面感超强,特别是那句:

哈德森就是我的理想型,我梦里的极品女人,脱俗!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听到后身体每个细胞亢奋的感觉,就像第一次听到高晓松的《杀了她喂猪》和《彼得堡遗书》。

之后,有熊就陆陆续续地听完了赵雷的所有歌曲,《未递出给姐姐的信》、《已经是两条路上的人》、《吉姆餐厅》、《我们的时光》、《成都》、《理想》,都是至今收藏在文件夹里,时常拿来单曲循环的歌单。

说起来,喜欢赵雷是因为从他的歌里可以认识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包括他的爱人,他的朋友,他的个性,他的喜欢,他的讨厌。就像《未递出给姐姐的信》这首歌描写的正是一个曾经帮过赵雷的姐姐,念旧的他,把一封未递出的信记在心尖上,放在琴弦的最深处。

在民谣圈,他当然早已经红出天际,但现在终究是要从小众走向大众,许多老歌迷(包括我)高兴,也有些忐忑,好像自己珍藏了多年的宝贝被人发现了。

bet356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